学生组织者之一奥德里奇表示,那些佛州的学生深深触动了她。她称,“我们希望给当局者、政客以及政府留下印象。我们要告诉他们我们的需求,我们不想在教室里担惊受怕,我们需要更加严格的枪支管控,这样在老师授课时,我们才有安全感。”

无非是怕招致后果,或害怕自己的害怕成真。